首页
> 专题聚焦 > 财政研究 > 财经热点

从大变局看当前宏观经济形势

发布日期:2021-08-06 10:19 信息来源: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当前经济形势处于大变局当中,从大变局来观察宏观经济形势,呈现出新的特点,相应的对策思路也应当跳出短期考虑和微观视角。基于大变局来构建我国发展的宏观确定性应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一、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新特点 

1.影响当前经济形势的非经济因素大于经济因素

影响当前经济的主要有四个基本因素:经济内生的市场变化、数字技术变革、疫情走势以及国际秩序重构,四者叠加互相影响,非线性变化,也是推动大变局的基本因素。“低增长-高杠杆”内生形成的“债务-通缩”风险;数字革命和产业变革,引起原有的经济形态变化,经济数字化和金融化趋势凸显引发新的不确定性;疫情走势的不确定带来疫情及其衍生风险;大国博弈、地缘政治剧变、全球治理规则加速失效,导致宏观不确定性加大。另外,我国社会体制改革的滞后、城市化进程的不畅、老龄化少子化加速等非经济因素对经济形势的影响也愈加显著。

2.宏观不确定性下的经济波动加剧

大变局下,宏观不确定性加剧,价格波动就是其反映。近期能源、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特别是铜、铝、钢材等制造业原材料,与去年同期相比,均出现两位数以上的增幅,部分期货价格涨幅甚至在50%以上。价格的波动,不仅仅是供求变化,而是宏观不确定性加大,导致定价机制转向风险定价所致。现货定价期货化、金融化,受风险预期的影响越来越显著。需求不振,风险向供方转移,导致预期改变而涨价。这与所谓的全球货币超发引发通胀预期的关联不大。

3.经济分化主要是预期的分化

经济复苏中,分化特征明显,主要是预期的分化。发展空间在分化,大变局之下,风险分布在迅速变化,而市场主体的风险承受能力各异。不同国家、地区的发展差距在拉大,全球预期也在分化;企业在分化,中小微企业预期与大企业预期明显分化,数字企业与传统企业的预期不同。K型复苏在一定程度上映证了预期的分化。

4.供给复苏快于需求,内循环乏力

经济复苏分化,供给恢复快于需求。消费的复苏与收入预期紧密关联。收入预期难以改善,即使当前收入增长,消费增长也会乏力。基尼系数仍维持在0.46-0.475的区间。在宏观不确定条件下,收入差距有可能进一步扩大。2020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4.7%,而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下降4%,消费与居民收入变化反差明显。当前居民储蓄倾向攀升,并非只是疫情冲击所致,收入预期差、预防性储蓄动机转强为重要因素。

二、对策建议 

站在大变局和中长期来看,稳定宏观经济形势,关键是注入宏观确定性,改善预期。形成与大变局、新发展格局相匹配的改革新格局,是基本的方法和路径。宏观政策要有定力,不能随着短期形势变化而相机调整。

1.释放出更强烈的全面深化改革信号

百年未有之变局之下,原有的秩序、规则被迅速打破,规则解构的速度快于规则建立的速度,既有的规则秩序边际失效,身处其中的市场主体预期难稳。政府行为本身也可能引发不确定性,如中央部署的一些改革落实不到位、市场监管理念和模式与现实变化不适配、社会公益实现方式的僵化等等,都可能产生我们难以察觉的新的不确定性和公共风险。鉴于此,唯有加快经济社会更全面、更深入的协同改革,才能办好自己的事,降低我国发展的宏观不确定性。

2.加快金融市场化改革和金融创新,破解高储蓄、高利率悖论

我国高储蓄、高利率悖论,显然是金融市场化程度偏低、创新缓慢、效率不高导致的。我国的利率水平与国外相差约3个点左右,按照银保监会的统计数据,我国2020年12月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42.7万亿元,利息成本粗略估计就多出1.28万亿元,直接推高企业运营成本。伴随着数字化大趋势,金融科技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数字金融将有利于普惠金融的发展以及金融效率的大幅提升,从而降低融资成本。这迫切需要构建与之相适配的新的金融监管理念和监管模式,谨防“监管错配”带来的长期战略风险。用改革的办法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扩大在计价、结算和储备等方面的应用,以提高我国金融的国际竞争力。

3.政府有为,创造市场比干预市场更重要

我国从计划经济发展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政府在不断地通过放权、分权创造市场,给经济发展带来活力动力。当前亟需通过改革创造市场,创新市场规则,而不是一味地按照惯性和“管治”的老思维去规范市场、监管市场。在商品、服务等“实体市场”基础上,新发展阶段迫切需要政府创造基于“权利”的各种“虚拟市场”,如全面建立跨省的土地指标交易市场,确保产粮大省、生态保护区域通过市场获得相应的利益补偿,通过市场激发各区域的比较优势,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基于环境治理、“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建立污染物排放权、碳排放权的交易市场,引导地方和企业实现低碳绿色发展,形成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进一步完善政府采购市场,运用市场化手段支持企业研发创新,避免政府补贴可能带来的市场扭曲和贸易争端。还有电动汽车的推广使用,除了补贴手段之外,还可以用排放权指标来约束燃油车的生产和销售。总结地方的“地票”交易市场经验,完善土地产权市场。加快完善统一的债券市场,适应国际资本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需求。

4.要在缩小低收入群体上下功夫

推进社会体制改革,分类破除“本地人、外地人”“编制内、编制外”“干部、工人”等各种计划体制时期遗留下来的不平等身份政策,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帮助农民工“市民化”,逐渐成为新的中等收入群体。瞄准数字革命大趋势,制定实施新的人力资本战略,为中等收入群体的稳固和低收入群体的转变创造条件,为扩大内需和壮大内循环奠定基础。

作者:刘尚希  石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