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的是制度 不变的是初心——写在财政国库管理制度改革20周年之际

发布日期:2020-09-27 12:03 信息来源:婺源县财政局

一晃,离开大学校门参加工作近三十年,当年那个满脸稚气的愣头青,如今已成了略有谢顶的中年大叔,二十多个春秋里,见证并参与了财政国库事业的改革发展历程,感触深刻,思绪良多,改革的是制度,不变的是初心,是如何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记得是1996年8月的一天,在每天只有一趟的客运班车上颠簸了好几个小时后,背着沉重行李的我,走进那个婺源县最偏远的西南边陲小镇,成了乡镇财政所一名经办财政总预算会计核算工作的小职员。当时的财政所总共就三个人,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人员少,活儿多,每个干部手上都排满了活。我除了负责总预算会计核算,还要协助农税征管,并兼顾政府其他临时性的工作。现在想来,那时的工作条件还真是艰苦。白天上山下田、晚上走村串户,用唠家常一样的语言,向群众宣传国家税收政策。回到所里,还要抽时间拨款、记账,整天忙得像打战似的。那时没有电脑,日常财会工作全靠一把算盘和一支笔,日复一日,半载光阴,我便成了镇上有名的“铁算盘”,学生时代始终写不快练不好的钢笔字,竟也行云流水般灵动起来,成了名副其实的“账房先生”。到了岁末年初,决算工作开始就更忙了,数九寒冬的晚上,一个人窝在办公室,盯着各项数据,满是红肿冻疮的手指,不时抄写数字,划拉着算盘。冻得实在熬不住了,就在办公室里做做广播操。赶上任务重、时间紧,没有做操的余暇,只得时不时呵口气搓搓手、用劲跺跺脚后接着干。一位在镇里打杂的老乡,看在眼里,实在不忍心,从家里取来个火桶(当地乡村一种冬天取暖工具)送给我。接过火桶的那一刻,我不仅感觉到浑身暖和了,就连整个办公室都洋溢着温馨。回想起来,就是在这种感恩激励下,一路走来我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勤奋工作,锐意进取,所负责的各项工作得到了同事和领导的高度肯定,每年的决算工作在全县评比中名次名列前茅,还经常被抽调到县局参与全县决算的会审工作。

2002年轰轰烈烈的农村税费改革开始,组织上考虑到我在乡镇一线工作了7年,政治坚定,业务出色,将我从乡镇财政所调到了县局预算股,那时县局预算、国库还未分设,仍然从事总预算会计核算工作。县局的日常工作与基层所相比虽然更专一了,但业务量却不可同日而语,工作要求也更高了。记得当时的工作条件也非今日可比,那时的我,骑着辆自行车,背着装满资料的挎包,夏天顶着烈日、冬季迎着寒风,几乎每个工作日都要往返骑行在人行、商业银行办理拨款等业务。夏天,在办公室整理各类进账单、拨款凭证时,就像摆地摊,电风扇也没法用,简直就是在蒸桑拿,里里外外全都湿透了。但每当一张张数据翔实的报表,一份份预算执行分析从我手中整理、编制出来,心中油然而起的是满满的成就感。

2005年根据上级财政部门的统一部署,我县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开始试点,2007年在县级全面推行。这时预算、国库开始分设,我在经办了几年总预算会计核算工作后,在组织和领导的关心培养下成长为国库部门负责人。上任伊始,主要工作是在县级和乡镇全面推行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那段时间,和同事们一起没日没夜的泡在办公室草拟改革方案、编写核算办法、完善工作流程、制作培训教材等。我们在财政部总的制度框架下,结合县里实际草拟了一系列的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指导性文件。

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虽然坚持“三不改变”,但对当时以多重账户为基础的财政资金缴拨方式是颠覆式变革,受到的阻力自然比较大的。不理解甚至抵触的部门领导和财务人员还是不少的。改革全面推行动员部署会后,我们从部门财务人员入手,加强对他们的政策宣传和业务培训,打消他们的工作顾虑,努力使他们成为改革的支持者,然后再通过他们向单位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解释。总的来看,在全县的共同努力下,改革的全面推行还是比较顺利的。

随着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的持续深入,特别是近年来收付电子化、信息化等配套措施的相继出台,制度的优越性越来越明显。全面推行改革十几年来,国库集中收付制度在规范财政收支管理、提高资金使用效益、防范资金安全风险、共享预算支出信息、增强政府调控能力等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工作之余同事们经常戏谑:制度优势咱就不说了,那是顶层设计关心的事,但工作效率确实是大大提高。如今银行基本不用跑了,数据基本不用找了。

从事财政国库工作二十几年来,见证了财政国库保障能力从弱小到强大,财政国库库款拨付从“一拨了之”到追求绩效,财政国库业务工作从粗放管理到科学规范的改革历程,其实,这也是我国逐步构建现代财政制度的历史进程。有幸在这个进程中走过二十多个春秋,我深感骄傲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