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8月全省财政总收入累计完成2928.7亿元

发布日期:2020-09-14 14:31 信息来源:国库处 访问次数:

8月份,全省财政收入持续回暖向好,财政支出增速转正,财政运行总体平稳。

一、财政收支情况

8月份,全省财政总收入当月完成254.9亿元,增长9.2%;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58.1亿元,增长8.9%;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税收收入完成105.9亿元,增长3.7%。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完成487.5亿元,增长42.1%。

1-8月,全省财政总收入累计完成2928.7亿元,下降1.6%,其中:税收收入完成2330.9亿元,下降4.3%,占财政总收入比重79.6%。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1798.8亿元,下降0.9%,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税收收入占比66.8%。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累计完成4396.1亿元,增长1.6%。

1-8月,全省政府性基金收入完成1334.3亿元,增长26.2%;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完成1218.7亿元,增长32%。全省政府性基金支出完成2353.6亿元,增长43.2%;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及对应专项债务收入安排的支出完成1034.5亿元,下降6.6%。

1-8月,全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完成12亿元,下降19.7%;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完成5.8亿元,下降62%。

二、财政运行分析

(一)收入情况。1-8月财政收入降幅进一步收窄,全省财政总收入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下降1.6%和0.9%,较上月环比收窄1和0.9个百分点。同时,收入质量稳中有升,税收占财政总收入比重79.6%,与上月保持持平,一般公共预算中税收占比66.8%,环比提高0.1个百分点。1-8月,全省税收收入完成2330.9亿元,下降4.3%,环比收窄0.9个百分点,具体情况如下:

从税种完成情况看,受市场形势好转带动股权转让收入增收等因素影响,个人所得税完成42.1亿元,增长6.4%,环比提高0.2个百分点;受复工复产有力推进和减税降费翘尾影响逐步稀释等因素影响,增值税完成522.3亿元,下降8.6%,环比收窄1.6个百分点;受疫情下企业效益下降等因素影响,企业所得税完成188.6亿元,下降6.4%,环比扩大0.2个百分点。1-8月全省地方税收累计完成448.2亿元,下降2.6%,降幅环比收窄0.3个百分点,其中: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和土地增值税分别下降10%、4.7%和0.5%,环比收窄0.5、2.2和0.2个百分点;房产税下降17.7%,降幅环比扩大2.2个百分点。

从产业税收完成情况看,1-8月,全省工业税收完成853.6亿元,下降7.8%,降幅环比收窄0.3个百分点。其中:酒的制造、卷烟制造、专用设备制造业及计算机电子设备制造业税收继续保持较好增长态势,分别增长2.6%、8.3%、16.5%和8.5%;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矿物制品业等传统行业税收收入降幅持续收窄,环比分别收窄0.5、1.4和0.7个百分点。1-8月,全省服务业税收完成1275.2亿元,下降3.6%,降幅环比收窄0.2个百分点。其中,再生物质回收与批发业、金融业、租赁商务服务业和科学研究技术服务业增长16.9%、7%、19.5%和6.6%;批发业、零售业和房地产业税收分别下降0.6%、6.6%和10.6%,降幅环比收窄1.3、0.8和0.6个百分点;疫情影响较大的住宿和餐饮业税收继续下滑,1-8月入库税收2.3亿元,下降68.7%。

(二)支出情况。各级财政部门积极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加快资金拨付进度,助力纾困惠企。8月当月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42.1%,带动支出累计增长1.6%,增速实现转正。支出继续向民生重点领域倾斜,全省各级财政民生类支出达到3509.9亿元,占财政支出比重达到79.8%。重点支出保障较好,其中:文化旅游体育与传媒支出增长22.6%,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增长10.7%,农林水支出增长22.1%,金融支出增长101.1%,商业和服务业支出增长3.8%,住房保障支出增长12.1%,灾害防治及应急管理支出增长46%。

总体来看,全省财政收入降幅虽然持续收窄,但受国内外经济发展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影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传统行业税收回暖较慢,财政收入要实现转正仍面临较大压力。对此,各级财政部门要认真落实党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深入贯彻省委十四届十一次全体会议精神,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积极发挥财政职能作用,落实落细各项减税降费政策,推动全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加强财政经济形势分析研判,依法依规组织财政收入,严禁虚收空转等行为。继续做好直达资金分配下达和拨付工作,加快资金分配使用进度。严格落实真正过紧日子措施要求,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和非急需非刚性支出,集中力量保重点、办大事。切实兜牢“三保”底线,坚持“三保”支出在财政支出中的优先顺序,防范“三保”和财政支付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