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聚焦 > 财政研究 > 解读分析

财政政策如何更加积极有为?

发布日期:2020-07-27 10:34 信息来源:政策研究处 浏览次数:

财政部金融司司长王毅提出当前政策目标应首先放在“活下去”而非“好起来”上,救助重点应更多考虑对固定支出的减免而非基于交易的税收优惠。当前货币政策边际效用下降情况下,财政政策应多发力,同时,应注意平衡好资本性支出和消费性支出的关系。一是用好政府信用,提供融资担保,给中小企业贷款和发行低等级信用债和信用贷款;二是用好政策性银行开展长期债权投资和股权投资,用好支持个体工商户和创业者的贷款支持政策;三是中央银行为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此外应建立好风险分担机制。中国社科院副院长高培勇认为在财政政策运用方向上分为三个层面,一是对冲疫情对财政收支和经济的冲击,二是对冲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即逆周期调节,三是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操作方式上,逆周期调节应该通过专项债进行,抗疫特别国债应当用于对冲疫情的冲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六保”对应着当前经济运行面临的六大风险,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以对冲这六大风险为目标,使之无法形成风险链条。在政策着力点上,应把应对生存的风险摆在首位,将应对发展的风险放在次要位置。目前财政政策还没有达到刺激政策的阶段,而是要保生存,使生存风险最小化,从而为经济恢复创造条件。全球财富管理论坛理事长、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认为钱主要用于三个方面:首先是要补上由于经济下行造成的财政减收;其次要补上加大留抵退税力度之后的财政减收;三是要弥补减费的缺口,包括已经减免的社保缴费等。关于专项债,要对应有一定收益的公共投资项目,额度的增加还是要与符合条件的项目相对应,但确实应有所增加;而特别国债所对应的项目要能够按期付息、到期还本,这样的项目可以由民间来做,财政给予一定的支持。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认为在特别国债使用方式上,一是可以通过一个专门的基金向在进口替代方面特别重要的企业注资,让产业链上重要商品得以维持生产;二是可以通过担保方式向中小商业银行注资,提高其贷款能力;三是可以部分换成外汇,通过央行向IMF等组织注资,以便对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援助。华创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牛播坤指出,针对企业和居民纾困的政策效果可能不如预期,要把握好政策实施的时间窗口,避免二季度出现企业倒闭潮和失业率的调升。